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中文注册 | 找回密码

新余本土网(www.xinyubt.com)

搜索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广播台
  • 新余安瑞尔妇产医院义诊进行时-走进欧里木村!
  • 今天早上新余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其中一名经抢救无效死亡
  • 邀你关注“新余本土网”微信公众平台!精彩不断
  • 全景图!新余四大工业园产业布局,你更看好谁?
  • 大局已定!国家定了一个新节日!今年放假3天!3天!
  • 新余记忆|你还记得袁河两岸四十年前的样子吗?一组对比照看四十年沧桑巨变
  • 重磅!新余应急备用水源工程试通水成功!它在哪?总库容是?
查看: 2536|回复: 0

[新余文化] 原创)百丈峰:紫气东来第一峰(江西聂朋

[复制链接]

5

主题

5

帖子

107

积分

常住市民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7-18 16: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百丈峰位于江西新余市渝水区南安乡境内,南与新干、峡江两县接壤,因峰高百丈而得名,自古以来就是新余东端的镇界之山。它既是紫气东来第一峰,也是新余第一缕阳光照临之地。作为“五星奠位”的新余风水中的木星,更是生机勃勃,万物竞发的畅达之地。它既是仙道文化的祭祀圣地,也是佛光映照的吉祥之地,还是浪漫与高义交融的诗意之地。
名道葛洪祭祀遗址和雷神崇拜的文化痕迹
百丈峰1.jpg
   百丈峰是仙道文化的兴盛之地,它的仙道文化更多地表现出葛洪仙道祭祀遗迹和雷神崇拜的影响。正如清康熙新余知县张景苍在物是人非的百丈峰感叹所述一样:“空有鼎炉烹水火,已无雷雨憾春秋。”(《春日游百丈峰即事二道》),明确指出百丈峰曾经盛行仙道炼丹和祭祀祈雨活动。由此可见,百丈峰仙道文化深受东晋名道葛洪的影响,其一草一木都弥漫着葛洪仙道实践的流风余韵。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1.gif
  据同治版《新喻县志》中的《山川》、《坛庙》记载:百丈峰上有仙坛四座,还有仙井、葛洪冲举处等遗迹。而在四座仙坛中,以葛峰上的葛仙坛及附属的仙人迹最为著名,葛仙坛上还有炼丹井、飞来石等景观。上面提到的“葛峰”、“葛仙”都是指东晋名道葛洪。葛洪(283-363),字稚川,号抱朴子,丹阳句容人,是东晋著名道教理论家、炼丹家、医学家,他是仙道由草根走向上层的关键人物,他对战国以来的神仙方术思想作了系统的总结,为仙道构造了种种修炼成仙的方法,提出了以神仙养生为内,儒术应世为外的主张,将道教的神仙方术与儒家的纲常名教相结合,建立了一套长生成仙的理论体系,使道教的神仙信仰理论化,丰富了道教的思想内容,为上层士族道教奠定了理论基础。对后世仙道的发展有较大的影响,葛洪酷爱江南特别是新余的山水,在他最终定居广州罗浮山之前,曾在江南特别是新余地区进行仙道文化实践活动,而在新余境内他特别钟爱百丈峰,在这里留下了许多遗迹,由于文物普查活动未到百丈峰,迄今为止尚未找到葛仙坛的遗址所在。但按照道教的科仪,百丈峰葛仙坛应该具备普通仙坛的特点,而仙坛是用于祭祀活动的台形建筑,皆法天象地,分布日月五星,和合阴阳,通常分为三层,“上层法天,中层象人,下层体地”,坛的形状有圆形、八出形、方形,甚至有北斗七星之形。如果参照武功山顶葛仙坛的设置,百丈峰葛仙坛应该是“封土为坛”,即用土石堆砌出一个高出地面的祭坛,坛向面东,既契合道教的太阳崇拜,也符合紫气东来之意。如果穿越到遥远的古代,也许你会看到百丈峰顶青烟袅袅,一场盛大的祭祀仪式正在隆重举行,人们用整天的时间把祭祀物品抬放到坛前,虔诚地向上苍祷告,以获得现世的福祉,这种与神灵致敬和沟通的最佳方式,在庄重圣洁的氛围中一次次举行,一代代传承下来。
除了仙坛祭祀外,百丈峰仙道文化的另一个特点是雷神崇拜盛行,并与现实需要紧密结合,在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特色的《易经》中,震为雷,震卦又代表东方,作为新余东面镇山的百丈峰盛行雷神崇拜,也就顺理成章。所谓雷神崇拜,源于先民们对自然力量的敬畏,在以农业为主的华夏特别是新余大地上,在雷压倒一切的威势面前,万物降服,大雨普降,滋润生灵。面对雷的威力与恩泽,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某种神秘感、敬畏感和崇拜感,并因此产生雷图腾,形成求雷、拜雷、崇雷、祭雷的民间风俗和相应的仪式。雷神形象虽然最早出现于《山海经》中,但其人格化倾向完成于唐宋时期民间信仰的演变之中。随后仙道文化利用民间社会的人格化方式,构想了可供道士召遣役使的庞杂的雷部诸神系统,随着雷部诸神体系的建立,世俗心理也完成了由畏惧、敬畏雷神,向“策役”雷神,使之济物利人的转变。为了应对旱灾,古代新喻也就有了雷祠的存在。据同治版《新喻县志》记载,全县共有八所雷祠,其中最重要的一所在百丈峰石井庙的葛仙翁炼丹之所。另外还有一所从百丈峰分香到县北四十里处,也叫石井庙。每当天旱,官府就会派人到雷祠“迎神致祷”,以发挥其济世利民的功效。与此同时,百姓在葛洪用过的仙井祈雨也一样有效果,元代石井院僧人永芳曾为仙井立祠,佥宪(左右佥都御史简称,正四品)李谦斋特意为该祠书额。
佛光映照的吉祥之山
俗语云:“天下名山僧占多”,作为新余的名山,虽然它在佛教影响上不如奉新的百丈山,也没有出现百丈怀海那样的高僧大德,但它也是佛光映照的吉祥之山,也是佛教向社会底层辐射的典范之地。北魏以来,在经过“三武一宗”灭佛运动之后,那种逻辑严密、论证繁琐的经院佛教,虽然一度辉煌,但在缺乏政府庇护、财力支持的情况下逐渐走向没落,而“自食其力”的禅宗,不立文字,直指人心;以念佛为主的净土宗简捷易行,润物无声。这二个宗派走向山林、直面草根,反而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新余的山林佛教由此方兴未艾,唐宋之时,佛门弟子筚路蓝缕,纷纷来到百丈峰开山建寺。据同治《新喻县志》记载:百丈峰到清同治时尚存寺院八所,在新余佛寺分布地图中排名第三。由于新余佛教在唐代臻于极盛,这八所寺院中有五所创建于唐代。例如:至德(756-758)年间,僧人惠远、若愚分别创建了南仙姑寺和圣井寺。再如:广德(763-764)年间,僧人惠公、安然又分别创建了石井寺和蓝塘寺。明嘉靖间新喻知县李先芳对蓝塘寺景致青睐有加,曾在诗中咏道:“兰若建蓝塘,秋山兰桂芳;沙从金穴涌,山倚玉峰长;色界盘龙藏,弥天下雁王;何公元好佛,不厌宿僧房。”又如:唐乾符(874-879)年间僧人千某创建宝历寺。此外,除了保安寺、仙居寺创建时代不详外,南宋绍兴二年(1132),僧人月窗创建了黄塘寺。除了史志所载寺院外,笔者还踏访了真实的寺庙遗址。那是2008年8月,渝水区政府与百丈峰林场有了开发旅游的念头,邀请笔者搜集百丈峰的佛道史料,并实地踏访了东角坛寺。
百丈峰2.jpg
该寺位于巨岩之下,荆棘丛生,藤蔓绕缠,笔者用罗盘定向,发现遗址坐南偏东20度,朝北偏西20度,遗址遍布残砖,通面阔32米,通进深10米,残留的方座圆形石柱础高25厘米,直径28厘米。据说该寺毁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为了兴建乡政府而拆毁此寺。考察完该寺遗址后,笔者一行一边下山一边回首,只见百丈峰顶一个曲线优美的山头映入眼帘,看上去既象孕妇之腹,又似玉女之乳,我们暂且将它命名为玉女峰。当我们向山下俯瞰时,山丘蜿蜒,河叉弯曲,田野绿油油一片,风景果然独好!
百丈峰3.jpg
百丈峰是充满诗情、孕育高义的山林
百丈峰不仅是佛道争胜之地,也是接纳诗情、培育诗才、见证诗韵、孕育高情远致的地方。
谈到百丈峰的诗情才韵,就不能不提到元代范德机、傅若金这一对将诗词文化,从百丈峰传播四方的师徒。范德机的诗篇和傅若金的诗集分别被收录到《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之中。范德机(1272-1330)是清江人,后定居百丈峰。百丈峰的秀美山林涵养了他的诗情,使他的诗风清健淳朴,他与虞集、杨载、揭溪斯被誉为“元诗四大家”。而作为范德机得意门生的傅若金为新喻官塘人,自幼家境贫寒,以织席为生,后又改做针工。一次,有人宴请宾客,将他这个不起眼的裁缝赶出门外,这使他感到奇耻大辱,从此发奋读书,立志晋身文化人之列。由于他对诗词有着天然的感悟,于是他也定居百丈峰,拜在范德机的门下,经过范德机指点之后,他的才思文采日见卓异,度量见识大为拓展,深得诗家范德机的真传。傅若金是“元诗四大家”的追随者,也是元代宗唐复古诗学观的积极倡导者,因杜诗有唐代“诗史”之美称,他在诗歌创作中遵从“宗唐尊杜”的诗学观,他的诗风雅正深沉,古色可诵。至顺元年(1330)范德机去世后,傅若金还在百丈峰帮助料理后事并整理老师的诗文及书法遗稿。百丈峰的灵秀之气给了他思如泉涌的诗情才气,锤炼了他冰清玉洁的品格。至顺三年(1332)他再次北上京师展示他的诗才,名士虞集、揭溪斯相见后,都对他的诗文大加赞赏!元统三年(1335)元惠宗因改年号为“至元”,诏遣使团出使安南(今越南北部),傅若金被荐为参佐随行。抵达安南后,下榻于专门为接待天朝使臣的天使馆。不料到了晚上,安南在馆中安排了美女荐枕陪宿,供使臣消遣,面对这丰肌弱骨、容色婉妙的可人儿,傅若金展现了他平时特别是在百丈峰所涵养的浩然正气。他神色高古,心如铁石,愕然长叹说:“吾曹非陶谷,曷为此见污!”为了维护自己的品节,毅然回绝了安南娇娃的陪宿,即兴赋诗《却侍姬》一首以表明心志:“夜宿安南天使馆,主人供帐烂相辉;宝香烬起风过席,银烛花偏月照帏;王母谩劳青鸟至,文箫先放彩鸾归;书生自是心如铁,莫遣行云乱湿衣。”此后,故事代代相传,知县张景苍在《过擢秀乡寻傅若金遗迹不得》诗中就用“绝域存高节,千古人文传”来赞叹他的品行。此外,百丈峰也是最易触发文人骚客灵感的地方,许多先贤都留下了纪游诗篇。例如《永乐大典》所收录的《陈子廉集》,就在《古诗》中咏颂道:“客行一何早,鸡鸣一何迟;上有百丈峰,下有千仞溪。”再如:《方士曼游百丈峰》:“抠衣缘曲磴,直上万峰巅;云影飞千片,钟声响半天;坐来山觉小,望去景无边;丹井雷封后,清流咽石泉。”又如《陈宪章百丈峰诗》:“淦西百丈耸危峰,白昼雷霆出洞中;一片黑云横日下,霎时飞雨过江东;村村苗长田畴水,处处凉生枕簟风;好向夕阳楼上望,晚晴江色映长虹。”
(此文刊于2014年6月17日的《新余晚报·文化新余》专版)
关于作者:
聂朋,字智影,博客、论坛昵称为虚空夜点头或虚空粉碎。这是一个被认为对文化和艺术颇有感觉的心灵独立之人;一个永远在路上的思索者。曾以副主编的身份参与《凝固的乐章——新余古建筑实录》、《新余历代名人》、《新余古今人物》、《新余文物与考古》、《古今联赋话新余》等新余政协文史资料专辑的编撰工作,并自费出版《新余旅游文化研究》一书。近年又热心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普及与宣讲工作。将会在“虚空夜点头”公众号下不定期地发布文章。欢迎关注。
聂朋微信公众号:niepeng963;公众号名称:虚空夜点头。
聂朋微信个人公众号二维码8cm边长.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小黑屋|广告合作|手机版|新余本土网 ( 赣ICP备14004802号

Copyright 2016 新余本土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2-201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