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中文注册 | 找回密码

新余本土网(www.xinyubt.com)

搜索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广播台
  • 建学校、建医院、修路架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9将为民办好这50件实事
  • 动手了!新余严打黑恶势力!原社下村委会书记被捕...看到这些请立即举报!
  • 新余禁燃公告发布!已拘留违法人员2人,传唤训诫15人 !禁燃区须看清!
  • 渝水公安严厉查处一起非法储存危险物质案,还有......
  • 重磅!新余机构改革新组建部门挂牌完毕!(附全名单)
  • 新余市生态环境局关于征集新余市土壤污染防治专家库专家的公告
  • 新余农商银行支持实体经济 服务民营企业纪实
查看: 6653|回复: 0

[走遍新余] 又见蒙山

[复制链接]

52

主题

394

帖子

3879

积分

五好市民

Rank: 6Rank: 6

社区QQ达人终身成就奖新人进步奖草根记者贵宾勋章帅哥勋章 特殊贡献奖原创先锋奖社区版主最佳红人摄影发烧奖贴图大师奖

发表于 2016-9-21 14: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纸老虎 于 2016-9-21 14:21 编辑

当你走进一座巍峨却又含蓄的山,当你接触一方质朴又热情的人,这方山水也就自然成为心底的一份牵挂。从“初识”到“回味”,已经五到鹄山脚下,四上白云主峰的我,只是间隔不足二个月时间,又按捺不住心里的悸动,于是五上白云主峰的行程就在策划之中。

2.webp.jpg

微信群里刚发个组队公告,荷沂村的黄支书主动和我联系,告诉我说,他们又新开辟了一条旅游线路,并为我们安排好了向导;鹄山乡的老书记更是主动提出联系车辆准备接我们一行下山,鹄山人的热情就如此又一次温暖和感动着我。可惜临行前半小时的那场雨,失去了天地人和之美的行程也只能取消。

人就是如此,心里一旦有了念想,就总是显得格外地迫切。六号查看了周末的天气,把预报周六阵雨的天气安排成分宜乡村闲游,把周日多云的天气安排为蒙山登顶,就是确保蒙山之行。只是原本预报周日多云的天气,到了周六带队分宜乡村游玩回来,一看天气,竟然又变成了预报“中雨转阵雨”,看来好事总是多磨,晚上回复了一句“明早看天”的质询,带着周游一天的疲倦和内心的祈祷,安然而眠。



闹钟唤醒了睡梦,望着窗外一脸阴沉的天空,看看楼下积雨湿渌的地面,瞧瞧平静无澜的微信群,内心一番纠结后,还是决定一往无前。七月的天公似乎翻脸比翻书还快,沿途最后一站接上了同行的友友,天就下起了大雨。实话实说,此间的行前或者途中,但凡有一人纠结天气或者提议退出,我就会立刻中止行程。尽管我已经有过几次毅然决然地冒雨出行,而蒙山却总是天清气朗的神奇经历,毕竟好运也不可能如此眷顾于我,我也不至于用如此经历来安慰和哄骗人心,天气是旅行安全的最基本前提。不过看来我们这支5男8女,其中12个60后的队伍,不愧是见过风雨,执着信念,老当益壮的成熟队伍。

天公似乎感受到我们一行坚定目标的意志,渐渐的收起了他的肆虐,七点钟我们到达鹄山路口时,雨已经只是零零星星几丝雨滴。按事先的约定,联系了荷沂村的向导老黄,随后我们就在蒙山脚下的荷沂村边,看到一身军绿衣着,手持一把砍刀的中年汉子,从他的装束和关注我们车辆的目光里,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向导老黄。眼前这位初次见面的老黄,身材不高,显得有点削瘦,和我年龄相仿,也是五十多点的年纪。尽管生活的艰辛已经微微压弯了他的脊梁,但他那二只炯炯有神的目光,依然流露出精神抖擞的干练。老黄的性格很是开朗,一见面就主动和我攀谈了起来,当他听说我是今年第五次来蒙山登顶时,那一瞬间的惊诧神态,就变成了竖起一个大拇指的赞赏。听说我只让他带我们到新线路路口就返回时,老黄执意坚持着一定要带我们上白云峰,这边聊边说间,我们就走进了蒙山脚下。老黄指着山脚下小溪边那一块几百平米的新平整出的场地告诉我,这是村里正在修建的旅游停车场,看来鹄山人还是一直在踏踏实实地推动蒙山旅游事业的发展。

穿过前面几步之遥的溪流,我们就来到了岳飞脚印石和试刀石景点,士别几日的景色如今已经淹没在杂草从中,老黄一言不发地就挥动着手中的砍刀,将眼前疯生漫长的芦柴草一一砍去,为我们扫去了障碍,岳飞大将军当年的英勇盖世的豪气就呈现了在我们前面。随后我们途经前面村里的水电站时(此处曾经误以为是座水泵房),电站门口走廊地上那一篓刚刚从菜地里采摘的圣女果,鲜艳诱人,引得一路人口馋不已,随口一问二位电站值班村民,村民也是一连脸笑容招呼我们;“吃吧!吃吧!”。于是一行人也就不客气,手大手小的随手抓上一把,我们就如此带着鹄山人的热情,带着荷沂人的大气,走进了莽莽蒙山的怀抱。

看过在风雨中屹立了一千多年的“云隐寺”残墙,穿过竹海翠绿温柔了嚣张气势的乱石岗,我们就来到了那道水电站的引水渠之上,见到此处那块熟悉的小桥板。于曾经由此过渠,西进蒙山的线路不同的是,老黄一边领着我们沿水渠继续向北而行,一边告诉我们前面就是他们新近开发的线路,这条山谷的瀑布更高,更长,有五叠之多。当我们问及这瀑布之称时,老黄开脸一笑地告诉我们,这条新线路至今除了开山修路的村民,目前还没有一个游客走过,景点也就都还没有正式的名称。听到老黄如此一说,我们的心里格外的兴奋,不仅仅是对飞泉跌宕的期待,更加是荷沂人将这份“第一游”的尊贵,赋予我们一行,油然而生的是一份难以言表地自豪和荣耀。绕过这道短短的山弯,新线路就在这道水渠北面引泉之处的尽头,静静地等待着我们。

钻进了翠绿的山林,几步之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白色细长的湍流,这条奔腾的溪水,好似一条舞动的银练,哗哗的湍流之声,显得很是急切,仿佛就是他们千万年间压抑的那份冷清和寂寞,在初见来客时,奔涌出的那一腔喜悦,一怀欢欣的雀跃。从此我们就在这林籁泉韵的山谷间,开启了一路揽山阅水的启蒙之旅。

一路你慢慢地看,眼前这一流瀑水,从一道半弧岩石槽中溢出,这石槽,这瀑水,是不是就有如龙的牙槽一般,“龙齿涎”这三个字就在我的字海里活脱脱的跳出。



一路你细细地瞧,面前这二叠瀑布,悄悄地尽情舒展她的身姿,将原本急切的脚步,化成了一层轻柔的玉帛,用这最深情,最宽广的胸怀,极尽温存的姿态,最后一次温润着这岩石,这蒙山。那一池清潭里闪耀的波光,就是她们依依不舍的回眸。

在这泉欢林舞的山谷里,且行且乐地行走了一会,我们就走出了这条山谷,来到一处微微裸露的山岩之上,老黄和几个先头到达的友友们,已经在此等待了我们一会,我们也就在此暂停了脚步。环顾四周,眼前有一条由东向西进入山林的道路,有二米多宽,路面在我们脚下的这处山洼溪涧之处,已经出现了局部的塌陷,从路面杂草生长覆盖的形态观察,应该已经是多年没有车马行走的老路。老黄告诉我们,这是一条曾经采矿运输的道路。本以为这条老路就是接下来我们继续行进的路线时,我们却在向导老黄的招呼下,从这条老路的右面,绕过这山脊的光滑岩石,我们又走进了绿茵遮蔽的幽谷山涧之中。

行走在这狭长蜿蜒的山谷里,我们仿佛,不我们确确切切就走进了一个心旷神怡的世界里。

三步一景,每一处都有我们情不自禁的激越,你看一会是白龙过隙的热热闹闹,

一会是孔雀开屏的尽情绽放,

眼前是一道道瀑挂前川的屏障,

身后是一条条溪水潺潺的幽谷。

此时,在这山涧里,一潭潭静水在手中挥洒成一串串飞扬的音符,一声声笑语在幽谷飘荡成一缕缕悠扬的乐章。

原来放下心里那份年龄和陌生的矜持,六零后也有泉涌的激情奔放。

信步在这曲折清幽的山涧中,我们似乎,不我们的的确确就置身于一个赏心悦目的幽境里。

五步一色,每一处都让我们身不由己的激昂,你看这里是行云流水的洋洋洒洒,

那里是龙翔凤舞的层层叠叠,

突然这里有一块开卷的“天书石”,

转眼那里披挂着一件“云锦瀑”。

此刻,在这幽谷里,一幅幅景色在心里演绎成一丝丝奇妙的遐想,一次次快门在山谷定格成一帧帧美妙的画卷。

原来打开心中那扇美好和畅想的闸门,蒙山也处处是画意诗情的仙境。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眼前的这条幽谷长廊瀑布的落差相比之下,高出了许多,最高之处的落差有十多米。只是这一路间因为总想着镜头里原生态的景色画面,就始终慢慢地走在队伍的最后一个方阵里,如此也就没能追随着向导老黄的脚步,让眼前这些接踵而至的大大小小瀑布瞭花了眼,遗憾的是那五连叠瀑布竟然也不知道被我在的镜头里拆分成了几个画面。

就在我们接近这条峡谷瀑布群的尽头时,在这幽静的山谷里,看到一些当年开矿废弃的简易工棚和一些当年遗留在此的生活用品,爬上一道柴草覆盖的废石坎,眼前有一条大约一米多宽小路,在路边我们看到一个采矿长形小洞口,洞里的支撑园木已经腐朽倒塌在地。

  从资料所知,蒙山不仅有“金、银、铅、镁、钨等贵金属矿产,据地质部门探明,鹄山乡所处的蒙山境内有大理石储量为152万立方米,白云石1650万吨,石灰石1亿吨,还有矿藏量为13100万吨的方解石,透辉石,莹石,铅锌等矿产。如今在蒙山境内遗存有许多古矿洞,古冶炼的遗址,自古蒙山就有“末山出草,蒙山出宝”的谚语,蒙山丰富的矿产资源由此可见一斑。令人可喜的是,鹄山乡从2013年起以“绿一个山头,还一片蓝天”为目标,强力推进矿山综合整治,大力改善蒙山生态环境,践行绿色发展升级的举措,我们已经初见了成效。

从荷沂登顶的几次蒙山之旅,如此我就前前后后体验了荷沂境内这东西二条峡谷线路。一路走过,这二条峡谷里不仅有流诗溢彩的翠绿如歌,也不光只是野趣横生,奇花异石的自然景色。其实这二条峡谷也是户外攀岩溯溪的初级体验线路,这山谷里四季如春,冬暖夏凉的绝佳小气候,时刻都可以来此一试身手,感受户外挑战的激情。



从这条矿洞前的小路上左拐,在迎面一处长长幽深的溪流前右拐沿路折身而出,横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条林间小道,随后从此路口边看到那块海拔400米的小木牌时,我确认了这条线路就是荷沂登顶白云峰的最老的线路,刚才经过的那条溪流前的拐角处,就是这条老线路唯一往返途中的山泉补水点。




走在这条村民们日常上山砍柴,采摘山笋野果的小路上,轻松了许多。只是如此好走的山路,渐行渐远间,夫人的步履却逾来逾变的步履蹒跚了起来,这是夫人第三次随我上蒙山,前面二次登顶的经历着实让我佩服不已,今天突然感觉晕眩,一定是身体出了点状况,于是我们七个人也就落在了队伍的最后。

看到夫人不肯服下我准备的“仁丹,十滴水”,同行的老刘赶紧拿出他携带的葡萄糖冲剂,招呼着冲水服下。老刘是第一次参加群里组织的活动,也是我们彼此第一次相识同行。一路走来,老刘也一直跟我们走在队伍的最后,感觉到不是他体能的问题,估计也和我一样,只是为了镜头里那份原生态唯美的画面。从交谈中得知,尽管老刘小我三岁,但从户外经验看,走南闯北的他比我专业的多,更加让我羡慕的是,他不仅是摄影家协会的会员,还是《中国摄影报》的特约记者。就如同夫人路上对我说过的那句话,你拍了几张,人家才拍一张,由此也说明了专业和业余的差距,从随后看到他在群里发出的照片看,确实技高一筹。

  落在队伍后面的还有一对姐妹,有趣的是,这一对姐妹花长相有如孪生姐妹一般,四十都过半的她们竟然还都长着一张娃娃脸,洋溢着青春活力。姐妹俩分别都是我们夫妻曾经十多年前的单位同事,本身就熟悉加上这对性格开朗的姐妹花一唱一和的风趣话语和举止,给我们一路带来了一串串的欢乐。

这一程中,夫人也从先前身体不适,一直坚持让我们追随前队人马先走,由小妹陪着她在棋盘石处等候我们登顶返回时会合,到这些朋友们不离不弃的陪伴和照顾下,也渐渐恢复了身体状况,如此我们也就在棋盘石这里与前队人马再次会合。

随着海拔高度的上升,我们渐渐走进了蒙山笼罩的祥云瑞气之间,能见度变得越来越低。眼前这一处积聚在百平米范围内的花岗岩石堆,有如一朵石花静静在绽放在行云流霞之间,这岩石和树影不断变幻着的浓淡身影,简简单单地就将这一抹黑白,演绎成一幅如梦如幻的画卷,又有如一处巧夺天工的山水盆景一般,尽现蒙山江南烟雨的诗情画意。


在这七月流火的季节里,巧遇如此漫天席卷的云雾,又怎能让人矜持含蓄。





于是谁也不争辩,这一帘白纱是云还是雾,只是忙于将自己的身影,刻画在这一山无边的素白里,听任姹紫嫣红在云端飘然。

于是谁也不嘈杂,这一幔云锦是水还是风,只是静静将自己的身心,融入在这一卷弥漫的清新里,放任云卷云舒在耳边轻呤。

就在我们沉溺于眼前这一抹天地无垠的素雅间,惬意享受这一份云雾的清净时,随着一次不经意的转身,但见到山脚下的云雾舒缓优雅间,悄然无声拉开了帷幕,那一刻层峦叠嶂的雄浑与云舒霞卷的飘渺,就让我们飘飘然然地陶醉在这蒙山的情怀里。

带着心中难舍的眷恋,我们离开了这朵盛开的石花,告别了这处浓缩的山水盆景,走进了翠绿遮蔽的山峦,向白云主峰发起了最后的冲刺。此时天空里突然下起了豆大的雨滴,因为事先听说了有几位没有携带雨伞,哗哗啦啦的雨滴就催促着我的脚步,只是小跑一会就被急促的心律和喘息所拖累,而迈不动了脚步,好在这阵雨滴只有短短十分钟左右,但愿这这遮天蔽日的绿叶能为他们多遮挡点风雨。

就在我还独自在这片山林喘息未定的时候,向导老黄已经迎面折返而来,老黄告诉我说他先去砍些柴准备带下山,在棋盘石路口等我们返回。因为这场突降的阵雨,我们零时决定下山改道库里村线路,强塞给了一些事先为他准备的点心,谢过了这位一路为我们开山领路的朴实热情的老乡,我们继续穿过云雾弥漫的山林,到达了白云峰。



  此时的白云峰上云屯雾集,四周的山峦笼罩在云烟之间,全是雾色蒙蒙的一片,置身在这仙境一般的虚幻飘渺中,感觉真是妙哉!美哉!此刻我们的身影就成了飘然在白云峰上的雾中花,云中叶,这天人和一的画卷,谁还分的清天上人间!心里真是乐哉!美哉!

考虑雷电的风险,匆忙在白云峰的云雾里拍上一张顾不上清晰的合影,我们立刻就返身山下。(建设;将来景区开发时,考虑在主峰上建几台颜色有特点的风能发电机,既能成为主峰的标志,又能保障游客免除雷电风险)

我们的身影就融化进了这满山的云雾间,那一个个五彩的身影,就成了一道游动音符,悄然无声,又纷纷扬扬拨动着我们的心弦。那一把把缤纷的雨伞,就成了一串绽放的山花,默默无言,又洋洋洒洒点缀着蒙山的素雅。

此刻多情的蒙山似乎变成了一个顽皮的孩子,那几分钟飘然的雨点,或许是对我们离去的不依,而暗然神伤的眼泪;

那几分钟弥漫的浓雾,或许是对我们远去的不舍,而无声呼唤的喘息。

雨、雾就如此频繁交替变幻着,一直相随着我们决决然然的脚步,直到行至海拔900米的那道平坦山梁,蒙山才渐渐恢复了他的平静。

可惜不解蒙山风情的我们,最终也没能领会这份挽留之情,直到后来我们下到了800米之处,见到天开云散的睛空时,才让我们后悔这一路走的太急,太急。白云峰上,那峰峦叠嶂,蓝天白云的辽阔就如此错过;白云峰上,那浓妆淡抹,水墨烟云的梦幻就如此错失。

因为上一次下山从900米分岔路口走了新线路,错过了“天门石”那仙翁神兽的拜见,也不知道如今他们是否还安好,所以此行选择了沿右线而下。目睹了二块仙石依然安然无恙,还是那样一副悠然自得的熟悉面孔,我们也就在仙石的目送下,伴着一路蝉鸣送别的欢歌,领略着鹄山大地广袤的田园乡村景色,悠然而返。



  来到山脚下库里村边时,先头下山的几位,早已经在偶遇闲聊间就在村民带领下,采摘好了几筐新鲜的山地沙瓤西瓜,尽管这田园采摘的乐趣没能够亲身体验,但村民热情给我们品尝的西瓜甜美滋味,就仿佛是我们此次的蒙山之旅的感受,甜在嘴里,美在心里。

巍峨的蒙山,就如此用每一次经历不同的奇妙,用每一次场景不同的梦幻,惊艳着我,感动着我,温暖着我。

我知道,不是每一个来过的人都会与你相识,也不是每一个相识你的人会与你相恋。

我知道,在我们每每相逢的时候,我们都在彼此的相望中找到难舍难分的缘分!


                                                  2016.07.10行记

  

6401.webp.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隐私条款|小黑屋|广告合作|手机版|新余本土网 ( 赣ICP备14004802号 

Copyright 2016 新余本土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2-201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